如果Kindle退出中国,国产阅读器是更好的“泡面盖子”吗?

时间:2022-01-07 10:54 来源:中国经营报 作者:佚名 阅读:985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如果Kindle退出中国,国产阅读器是更好的“泡面盖子”吗? 

文/陈玉琪

从2013年进入中国市场,到去年关闭天猫旗舰店,再到如今传出退出中国市场,Kindle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。

2022年1月4日,“Kindle或退出中国市场”的新闻冲上热搜,Kindle官方旗舰店大部分产品显示无货。

图源:Kindle京东旗舰店

图源:Kindle京东旗舰店

另一边,从千元以下的亲民款,到5000元上下的专业款,国产阅读器不断涌现。如果Kindle退出中国市场,诸多国产阅读器能成为新“泡面盖子”吗?

国产电子阅读器崛起?

目前,制造电子阅读器的国内品牌不仅有汉王、翰林等传统硬件厂商,还有掌阅、当当、微信读书等数字阅读平台,就连京东、小米、科大讯飞等厂商也在依托自有内容生态,推出电子阅读器。

销量较高的国产电子阅读器价格从500~5000元不等(图源:京东)

销量较高的国产电子阅读器价格从500~5000元不等(图源:京东)

“品牌本质上是想获得高质量用户的留存。”国内某数字阅读平台前品牌总监范彬彬曾负责电子阅读器相关工作,他认为,使用电子阅读器的用户是高质量的用户,电子阅读器则是一个入口,锁定读者未来通过该平台进行阅读、消费的习惯。

在高清墨水屏、印刷级观感、强续航、大内存、冷暖双色以及UI设计等硬件条件上,国产品牌已经与Kindle无异。范彬彬介绍,电子阅读器是一个技术迭代较慢的电子产品,在硬件方面,国产品牌只用一两代产品就已经实现对Kindle的超越。

从软件上看,国有品牌更了解中国人的使用习惯,产品遵循中文逻辑开发,与采用英文设计逻辑的Kindle相比,对中文用户更加友好,使用起来更流畅。

不少用户表示,系统太封闭、刷新率低、格式单一、传输困难等问题,都是Kindle被弃用的原因。

范彬彬举例,要将电子书传到Kindle上,一般有数据线传输、电子书商店购买、邮箱推送三种方法,但国产品牌可以做到WIFI扫码传书。

然而,范彬彬指出,因为市场空间不足,利润低,品牌的推广、研发动力不足,难以支撑国有品牌进行持续性投入。同时上游硬件研发迭代缓慢,加上电子阅读器产品属于耐用品,用户更换频率低,也制约市场发展。

“尽管国内品牌众多,但没有表现特别突出的,短期内难以接替Kindle的角色。”范彬彬说。

有关数据显示,中国自2016年底已经成为亚马逊全球Kindle设备销售的第一大市场,2018年相比2013年,Kindle中国用户总数增长91倍,月活跃用户数增长69倍,付费用户数增长12倍。

“如果领头羊都不关注中国市场,对行业其实是极大的伤害。”范彬彬认为,目前国内电子阅读器市场可以说是Kindle一家独大,Kindle的产品、内容以及品牌对中国市场的教育程度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针对“可能退出中国市场”的传闻,亚马逊中国官方回应:“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,消费者可以通过第三方线上和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。亚马逊提供的高品质客户服务和保修服务不会改变。Kindle电子书阅读器深受消费者青睐,部分机型目前在中国市场售罄。”

国产品牌能取代Kindle吗?

与硬件的使用体验同样关键的,是其背后的阅读生态。

在藏书量方面,国产品牌与Kindle各有优劣。Kindle拥有更丰富的英文书籍,但本土品牌的中文内容供给量更大,还拥有网络文学的独特优势。

和Kindle相对封闭的系统相比,目前主流国产电子阅读器基本都采用了开放生态,不仅同时支持Kindle、微信读书、多看、掌阅等多个应用,还能实现电子书、课程、听书资源与手机的同步。

李健是国内一款知识付费品牌的老用户。冲着能听书、听课,他在一年多前购买了一台该品牌的阅读器,还买了一支电磁笔用于记笔记。在地铁上、出差的高铁上以及每天睡前,他都会打开阅读器进行阅读。

他表示,和Kindle相比,这一阅读器可以安装各种安卓软件,但缺点是尺寸稍大,不方便携带,而且显示效果不如Kindle,屏幕不够通透。

Kindle专注沉浸式阅读,把单一阅读做到极致,而国产电纸书功能强大,能兼顾电纸书与办公软件等多种角色。

生态是开放还是闭合?产品是整合功能还是专物专用?范彬彬认为,未来国产品牌的方向应该是向开放发展。在品牌竞争力还不能做到一家独大的情况下,只有开放才能获得更多的用户支持。

在硬件、软件、生态都不输Kindle的情况下,国产阅读器缺的是什么?

范彬彬认为,国产电子阅读器要突出重围,抢占Kindle的市场,要在内容与品牌构建上“补课”,有了品牌力,才有用户支持,在面对终端渠道时才有议价权。

我们真的需要电子阅读器吗?

一直以来,电子阅读器都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,是否有必要购买的问题如影随形。在知乎上,“有了平板还有必要买Kindle吗”“后悔买Kindle了吗”等问题广受关注。

问题“后悔买Kindle了吗”浏览量超过3000万次(图源:知乎)

问题“后悔买Kindle了吗”浏览量超过3000万次(图源:知乎)

“阅读器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讲一个故事:可以帮读者存很多书,可以保护眼睛,但好像现在用户没有这么在乎这个事情。”据范彬彬观察,前些年在飞机、高铁上还经常能看到用Kindle看书的人,这几年已经很少了。

读书爱好者月辉表示,自己的Kindle已经落灰很长时间,她的Kindle有极为特定的使用场景——旅途中。“因为有很长时间要花在路上,比如等飞机、坐飞机,这个时候拿纸质书就不太方便,手机还得保证有电。”

除此之外,她在通勤路上一般用微信读书,在家则更偏爱纸质书。

她用Kindle一般读的都是游记、散文、小说这些“不太用动脑子的书”,像社科、历史这一类稍微深刻一点的书,还是会选择纸质书。

由于闲置率高,Kindle连续两年成为二手交易平台的热卖商品。2021年,Kindle在闲鱼“十大无用产品”中排名第三,闲鱼给出的点评是:“一种比较昂贵的泡面周边。”2020年,闲鱼成交了超过40万台闲置Kindle阅读器。

Kindle成为二手热卖商品(图源:闲鱼)

Kindle成为二手热卖商品(图源:闲鱼)

就连Kindle自己,也打出了“盖Kindle,面更香”的“弃疗式”广告。

智研咨询预测,2020年中国电子阅读器出货量为237万台,到2023年将增长至275万台。而调研机构CINNO预测数据显示,2021年,中国智能手机销量预计在3.2亿部左右。

“阅读器在国内是极小众的产品,相对于其他电子产品来说普及率极低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”范彬彬说。

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、平板电脑抢占市场,再加上阅读与知识付费类应用的出现、短视频的兴起,抢占用户时间的产品越来越多。

因此也有人说,Kindle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不是国产品牌,而是手机。

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到4.94亿人,人均电子书阅读量达9.1本。从倾向的阅读形式来看,成年人中有43.4%倾向于纸质阅读,33.4%倾向于手机阅读,仅有8.6%倾向于“电子阅读器上阅读”。

根据掌阅科技2020年财报,其数字阅读平台的营业收入约为15.3亿元,而硬件产品营业收入仅有约68.9万元。

2020年,阅文集团首次公布微信读书数据:微信读书累计注册用户已达2.1亿人,其中纯出版类用户的日活跃量也已超过200万人。

手机比Kindle更加便携,阅读类app动辄送电子书资源、无限读书卡,吸引着阅读器的使用者纷纷倒戈。月辉去年有一半的书是在手机上读完的。“我觉得电子阅读器不是不受欢迎,只不过大家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替代品。”

(李健、月辉为化名)